一只枫枫球.

冬日战士使人进步

【伽小】-blind- 架空甜饼.

·ooc/bug预警,半年前在贴吧发表过,是本人不是抄袭。

    -“关灯的一瞬间总有生命要随之逝去,所以别看,那是世界的临界点。”

  房门磕碰门框发出不怎么动听的哐啷声响。小心超人站在门口花了几秒摸索着灯的开关,直到指尖扣上墙壁上的凸起。在关灯的瞬间他下意识的闭眼然后又睁开,即使眼前的黑同方才并没什么区别。

  他总是记得很久以前伽罗开玩笑似的跟他讲的那句话,关灯时闭眼不知不觉养成了习惯,改都改不过来,或许是出于对他的信任或者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依赖之类,虽然后来伽罗告诉他那只是阿德里小孩子间的传说。

  迈向床边的第一步就踢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那里的矮凳,凳子又不知道挂倒了什么稀里哗啦好一阵响。小心超人停下脚步沉默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听到敲门声不动声色的叹了口气。
 
“小心超人?需要帮...”

  “不用。”

  宅博士担忧的声音尴尬的停顿下来,随后在门口垂下手有点心疼也有点心累的摇了摇头。好在屋里稀里哗啦的声音没再响,过了半晌就传出来了小心超人隔着门不太清楚的呼吸声,博士只好作罢回房。

  这孩子,他心想,真不让人省心,也真让人心疼。

  小心超人在半个月前伽罗牺牲后失明了。宅博士试着修过,没修好;粗心超人也试着修过,还是没修好。最后他们连拉带扯的把人弄到了机械智者那儿,机械智者检查完了两手一摊:这孩子内部终止了程序,说白了,就是自己不想看见了,就把视觉系统强行关闭了,系统又没坏,修都没法修,就算你把人关机重启,他俩眼一闭照样看不见。

  虽然都没说出口,宅博士也看懂了机械智者眼里的话。让他自己适应吧,这问题只有他自己能解决。

  小心超人半夜两点多醒了,口渴,又不敢下床找水喝,怕吵醒人,也不会有伽罗再给自己照亮。伽罗走了,他一下子没了手电筒,没了魔方,没了飞行器,没了武器,也跟着没了视觉没了半颗心。

  他记得之前伽罗半夜醒了喜欢看月光,就照着印象里窗户那边睁眼闭眼,睁眼闭眼,尝试着欣赏相同的黑暗。黑暗又能怎么样呢,日子还长,总得照样过下去。

  那天早上小心超人上桌吃早饭的时候觉察到气氛不太对劲。过去三个月,博士为他重装了一套更灵敏的听觉系统和触觉系统,他也基本熟悉了路线,在家走路免去了磕磕绊绊的麻烦。

  他们六个人围坐在餐桌前,安静的喝着博士早起熬的红豆粥,连开心超人都没有吵吵嚷嚷的讲话。沉默持续了挺久,等到小心超人快要把粥喝完的时候花心超人说了大家起床后的第一句话,小心超人,今天是伽罗....走后的第九十九天。

  大家都没说话,小心超人也没说话。花心超人尴尬的咳了咳,又看了看博士,博士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所以,主角我清早起来给你去买了束花来,连头发都没来得及梳...咳咳,我们都觉得应该让你亲手把花交给他,呃,放在他的....坟上。”

  小心超人还是没说话,只是攥紧了手里的筷子。他垂着头看不清表情,博士和甜心超人担心的看着他把头越埋越低还有点发抖,直到开心超人也担心的凑了上去拍了拍他,跟他说筷子要断了还有你的头发沾到粥了。
 
  小心超人抱着花在前面走,后面五个人有点迟疑的跟着,小心超人因为失明用不了瞬移了,所以开心和花心也没有飞,只有宅博士坐在甜心泡泡里飘在小心超人旁边给他指路。

  小心超人觉得有点浑浑噩噩,把花放在伽罗的坟头他甚至都没什么感觉,只是不受控制似的敬了个不太标准的军礼,当时脑子里只有他曾经说过的我是军人,军人的职责是守护。

  晚上回家吃饭时他们几个也是围着餐桌坐了一圈,又没人说话,好像大家都在等着小心超人说点什么,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有博士叹了口气,甜心超人也叹了口气。

  小心超人都觉得自己有点魔障,平日里也没法遗忘的东西又在他脑子里钻出来幻灯片似的回放,他和伽罗一起被派出去买菜时因为没带够钱伽罗尴尬的笑着跟别人讨价还价;晚上回家的路上看到蚂蚱蹦上了伽罗的裤腿吓了他一跳俩人都笑的不明所以倒也开心。

  诸如此类的琐细小事缠在他脑子里,让他把菠菜吃出了芹菜的味道。那是伽罗最讨厌吃的东西,他想,然后又花了半秒的时间思考为什么会想起这个,最后定下结论,这可能就是博士和甜心超人说的那种喜欢。

  晚上他回到了房间,像往常一样关上了门,轻车熟路的找到了灯的开关,然后他转头朝着天花板摁下开关,没有闭眼。

  他看见了伽罗。

  他没有感到意外,但是他发觉自己呼吸加快心跳加速,对此暗自疑惑着。虽然只是短暂的零点零几秒,但是那个蓝色高马尾穿着银灰战斗训练服的家伙他绝不会认错,绝对不会。

  伽罗微弯双膝上身略微前倾——标准的进攻姿势,左右手是两把染血的的短剑。小心超人熟悉他这个样子,他在攻击,在战斗,他面前敌人尸首大约能堆出个圈,剩下的不少估计都会望风而逃。

  他是战神,无论在哪里都是。

  小心超人揉了揉眼睛,冲着被月光染上了点银色的顶灯念了声伽罗,没有回音,他突然觉得月光有点晃眼,但真是挺好看的,难怪伽罗喜欢。
 
  第二天早上宅博士给小心超人递水的时候小心超人准确的接住了杯把,喝完又准确的还到了博士手里。他揉了揉眼,告诉博士他看的到了,认真的跟宅博士说了声谢谢,当然不止谢这杯水。

  小心超人又能够上战场了。他们五个超人与对阵的怪兽仍然没什么变化,除了小心偶尔在抽出双刀的时候会僵硬一瞬间然后迅速反应过来投入战斗。

  但是小心超人再也没有看见过伽罗,虽然从那天之后他每晚都看着关灯的瞬间,盼望着,然而他能得到的却只剩了黑暗,原来是幻觉吗,他想。

  总有团东西堵在他胸口,闷闷的,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也说不出口这种感觉,所以愈发沉默寡言。他有时会呼吸不畅,离开战场时也没人和他并肩同行。那时候他会深呼吸,眼睛有些酸涩,他只好瞬移回房间里。
 
  不知道过了几天——事实上没过多久,小心超人跟在开心超人身后往家门口走的时候看到门口除了宅博士还站了另一个人,蓝色的高马尾,前额架着一副战斗镜,漂亮的深蓝色眸子冲着他弯成个好看的弧度,他还注意到他少了左臂,银灰色战斗服袖口闪着星星点点莹蓝火光。

  小心超人站住脚步,他感觉呼吸梗在了喉咙里,心跳砰砰砰的想是要挣脱胸膛钻进另一个人的胸腔。

  大家都很安静,没有人说话,没有人问问题,也没有人动。小心超人张了张嘴,发音生涩得好像从未学过这个好听的词汇。

  “伽罗。”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有种莫名的冲动沿着他的神经线路在脑子里炸开,它叫他冲过去抱住伽罗,好证实一下他是不是真的在这里,而不是小心超人在做梦。

  于是他这么干了。小心超人把脸埋在伽罗的胸口,胳膊紧紧环住伽罗有力的腰身。伽罗用右臂回应着他的拥抱,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小心超人,他语调一点都没变,我回来了,好久不见。

  小心超人这才移开脸颊,有些尴尬的看了看身后笑吟吟的宅博士和超人们,即使他们眼里都多少有了点儿眼泪,他还是脸红。

 在『另一个世界』,所有人都在战斗,当晚伽罗告诉小心。只有最终的胜者才能回到这个世界。所以我就打败了所有人,他指指左肩,那里没有手臂,这是第二名干的。.....小心超人?

  是啊,那天我看到你了。小心停止了凝视伽罗,回神弯眸带着笑意回答,关灯的瞬间真的是世界的临界点,你们阿德里的小孩真厉害。

  他们都没我厉害。伽罗探身拉开窗帘,他俩窝在同一张小床上看着窗外的月光。

  “我就说过,月亮好看吧。”

  “..没你好看。”

  我什么也没说,小心超人背过身子钻进被子里面,声音有点闷。我也没有脸红。

end.